电视资讯

养殖井喷供过于求 斑点叉尾鮰鱼价格报复性折腰

  养殖井喷,供过于求,鱼价由12.5元/斤跌至6元/斤以下。卵黄苗价由开盘时的700元/万尾直降至70元/万尾抛售仍无人问津。

  记者&nbsp曾凡美&nbsp文/图&nbsp&nbsp&nbsp通讯员&nbsp徐培品&nbsp

  在广东肇庆高要,水产养殖基本形成了罗非鱼、罗氏沼虾和斑点叉尾鮰“三足鼎立”之势。近年来,三者之间的养殖总量也随着各自的市场走势而有所起伏。2010年以来,由于罗非鱼市场起伏不定,价格低迷,很多养殖户纷纷转养斑点叉尾鮰。据了解,超过3成的养殖户都转养了斑点叉尾鮰。除此之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养殖户减少罗非鱼投放量而腾出空间养殖斑点叉尾鮰。于是,斑点叉尾鮰超过了罗非鱼一跃成为当地最受追捧的养殖品种。2011&nbsp年,肇庆高要斑点叉尾鮰养殖量已经突破3亿尾。
&nbsp
  然而,盲目的跟风让养殖户再次品尝到了苦果。2012&nbsp年&nbsp8&nbsp月,斑点叉尾鮰的塘头价被拦腰而斩,从投苗前超过10元/斤跌至6元/斤以下,这让养殖户对斑点叉尾鮰的未来市场产生了怀疑。罗非鱼市场&nbsp2012&nbsp年颓势未改,无奈之下,部分养殖户重新把目光回归到当地传统养殖品种——罗氏沼虾。
&nbsp
  养殖井喷苗价水涨船高
&nbsp
  2010年湖北大旱,嘉鱼县斑点叉尾鮰产能萎缩大半,苗种供不应求。全国各地经销商蜂拥而至,失望而归。广东的经销商对此更是印象深刻,即使提前去到并在附近的宾馆酒店住下来苦苦等候,也不一定能如愿以偿满载而归。“那年湖北嘉鱼县斑点叉尾鮰减产,我预测当时拿苗肯定很困难,于是提前去到当地住下来,守株待兔。有很多人都拿不到苗,供应不了。那时的价格也很高,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你不要,后面等待拿苗的人还排着长龙。”肇庆市高要金渡镇一位长期从事斑点叉尾鮰标粗销售商姚彬如此告诉记者。可想而知,当时斑点叉尾鮰苗是何等畅销。
&nbsp
  众所周知,湖北嘉鱼县是中国斑点叉尾鮰产苗大县,一年产量几乎占据了全国总量的半壁江山。正是因为如此,嘉鱼县的产能情况被视作中国斑点叉尾鮰市场的晴雨表。2010年的那场旱灾,重创了嘉鱼县斑点叉尾鮰种苗行业,导致当年产能不足。正因为如此,如行业所预测的一样,2011年的斑点叉尾鮰价格一路飙升,到当年6月份,塘头价格已经从年初的6元/斤一路高涨并突破12元/斤,以12.5元/斤成为历史高位。按照当时养殖成本4.5元/斤计算,养殖利润近乎200%,高达8.5元/斤。如此近乎暴利的养殖效益让渔民喜出望外,加上当时罗非鱼市场一蹶不振,很多养殖户都坚决地转养了斑点叉尾鮰。据了解,目前在广东,斑点叉尾鮰养殖主要集中分布在肇庆高要和佛山九江。有业内知情人士估计,2011年,上述两个地区的投放量超过了5亿尾,而仅仅高要地区就占了3亿尾。这一年,高要当地的斑点叉尾鮰养殖量可以说是井喷。虽然2012年行情急转直下,重创了养殖户的信心,但据高要地区的经销商姚彬估算,高要地区投放量下降了近一成,大约在2亿尾左右。
&nbsp
  养殖户一窝蜂投放斑点叉尾鮰,鱼苗畅销则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2011年,斑点叉尾鮰苗种场和经销商赚得钵满盆满,苗种场赚个上百万是没有问题的。”这一年,姚彬从湖北运回卵黄苗上千万尾,标粗成功后销售鱼苗700多万尾,而去年4月份左右,鱼苗价格达到最高峰,0.12元/公分。这样一个来回,姚彬赚了不少。
&nbsp
  据嘉鱼县一斑点叉尾鮰鱼苗场负责人张玉松介绍,去年高峰期,仅仅卵黄苗的售价已经十分可观,从400元/万尾升至800元/万尾;而规格苗的价格更是水涨船高,每公分的鱼苗售价达到8分钱,甚至高达0.12元。6公分以上的鱼苗售价也一步步追高,曾以2400元/万尾的价位引爆行业眼球。但这种高价位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就随着成品鱼价格下降而降至1300元/万尾,但这个价位仍然相当可观。
&nbsp
  2011年,嘉鱼苗贵。大旱过后的嘉鱼县斑点叉尾鮰苗种业迎来了一次疯狂的盛宴。
&nbsp
  然而,在这次狂欢过后不久,行业里不知不觉酝酿的降价风暴也不可阻挡地突然而至,让人措手不及。
&nbsp
  价格报复性折腰
&nbsp
  斑点叉尾鮰的市场好光景终究还是昙花一现。在市场消费有限的情况下,盲目扩大养殖,必然导致产品价格下降。这个道理,似乎很多人都明白。
&nbsp
  价格下降的端倪早于去年6月份就已经出现,而正是在这个时间段,成品鱼价格达到当年最高峰,斑点叉尾鮰苗仍然十分抢手,苗价也被拉到了最高位。之后市场形势急转直下,一降不可收拾,到2011年8月,成品鱼价格已跌破8元,而到了2012年7月,价格已跌破6元。据了解,至8月底9月初,广东地区塘头价格为5.8元/斤左右,而湖北地区更低,为5.3元/斤左右。按照目前的养殖成本计算,养殖斑点叉尾鮰尚还有利润,但与之前的高利润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nbsp
  “机会是转瞬即逝的,斑点叉尾鮰养殖赚钱也就那么一年!跟风养殖的人都是很少能赚到钱的。如今市场报复性降价,相信会伤了很多人。”姚彬如此说道。
&nbsp
  市场突陷低迷,这无疑给那些盲目跟风养殖的养殖户迎头泼了一盆冷水,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首当其冲是鱼苗场。
&nbsp
  在湖北嘉鱼县,与往年供不应求截然相反的是,今年的斑点叉尾鮰滞销严重。据张玉松介绍,他今年生产了2000万卵黄苗,至今仍有300多万6公分左右的鱼苗待售,而当地像他这样情况的大有人在。广东是嘉鱼县斑点叉尾鮰苗销售主要目的地,今年的投放量也大幅度萎缩。他告诉记者,2011年销往广东1000多万尾卵黄苗,今年不到400万,没有去年的一半。而鱼苗价格也大幅度下降,惨不忍睹。“目前卵黄苗销售价格从去年400元/万尾降至80元/万尾;而目前6公分苗售价仅为400元/万尾,相当于去年的卵黄苗价格,一公分售价不到一分钱,与去年相差太远了!”据了解,今年以来,苗家一直在降。卵黄苗由开盘时的700元/万尾直降至70元/万进行抛售仍无人问津。
&nbsp
  “今时不同往日,如今斑点叉尾鮰价格大降,养殖户的积极性大不如前。今年是湖北那边的苗种场老板打电话叫我去买苗。那边大把苗销售不出去,这样我就有砍价的余地了,达不到我想要的价格我还不想要呢!”市场的主动权由卖方转到买方手上,姚彬在湖北买苗时讨价还价的空间比去年大很多。但他并不显得高兴,因为他同时还是卖方,如今市场不景气,养殖户积极性不高,从湖北千里迢迢运回来的苗前途未卜,不好卖。“今年的利润没有去年的零头。”姚彬对今年的业绩十分不满意,但市场整体环境如此,他也显得无可奈何。
&nbsp
  2012年的市场让人大铁眼镜,打击了不少养殖户的信心。在广东花都,有从事斑点叉尾鮰繁育标粗的鱼苗场在接受本刊记者电话采访时直言:“今年不好做,鱼苗卖不出去,经营惨淡,哎……”一声叹息之后挂断电话。高要市莲塘镇的梁老板也已经放弃了斑点叉尾鮰标粗养殖,转养罗氏沼虾了。他认为,斑点叉尾鮰的盈利时代已经过去,未来几年也不会有好转。

  未来市场将持续低迷
&nbsp
  虽然尚有利润可图,但市场的信心已经在逐渐溃坝,业内人士并不看好未来的市场走势。高要市莲塘镇一位从事斑点叉尾鮰标粗和养殖的梁老板今年亏损了几十万元,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并转养了罗氏沼虾。“今年亏了,不搞叉尾了,未来几年应该不会有好转。我现在转养罗氏沼虾了。”据了解,在高要,像梁老板这样转养罗氏沼虾的养殖户不在少数。姚彬也并不看好斑点叉尾鮰的市场。他认为,在前两年时间里,斑点叉尾鮰养殖出现井喷,养殖量大增,供过于求势必引发市场报复性降价。其实很多人心里都清楚,在未来两年里,不仅仅斑点叉尾鮰,整个水产养殖业都面临困境,斑点叉尾鮰的价格还将有下降的空间。到年底,包括斑点叉尾鮰在内,草鱼、鲮鱼等价格都会有明显降幅。
&nbsp
  张玉松分析,目前斑点叉尾鮰鱼苗市场处于饱和状态,现在还有大量去年养殖的成品鱼没有销售出去,大量积压在塘头。可以预见,在未来两年时间里,斑点叉尾鮰市场不会好转。基于对未来市场的信心不足,目前嘉鱼县当地不少苗种场都采取将亲本减半的做法,以减少未来产能从而提振市场。
&nbsp
  据中国渔业协会鮰鱼分会分析,我国叉尾鮰养殖业陷入过山车困境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出口美国受阻,还有越南巴沙鱼的挑战。据美国入关产品记录显示,2011年越南巴沙鱼全年输美约4000条货柜,而其不到2美元价格使其在美国民众喜爱的十大类水产品中排名上升。中国鮰鱼产业面临的危机已不仅是美国本土鮰鱼产业的排斥,更来自输美其他产品的市场替代挤压,其中价格低廉的越南巴沙、中国及东南亚的罗非和海捕狭鳕无疑是巨大推手。
&nbsp
  今年以来,FDA公布的拒绝入境中国产品不下200个批次,有沙星超标、标识不明、主动退市等各种原因,呈现出有史以来最不可思议的局面,其中鮰鱼出口企业几乎无一幸免,个别企业甚至被吊销来之不易的绿卡,对我国鮰鱼出口企业提出了新的挑战。在此复杂背景下,今年许多加工厂不敢轻易签订订单养殖合同,去年应势而出的鮰鱼鱼苗今年未见抢购高潮。
&nbsp
  记者手记:跟风养殖与信息蔽塞
&nbsp
  一场斑点叉尾鮰的疯狂盛宴,在两年之间,遭遇冰火两重天。其实,这都是跟风养殖
&nbsp
  惹的祸。跟风养殖,这是水产养殖业的老问题,但我们的渔民兄弟总是重蹈覆辙,无法自拔。
&nbsp
  “今年养什么鱼好?养罗非鱼没钱赚。”这样充满诚意的询问,在记者下乡采访的时候不止一次碰到。在渔民渴求的目光中,没人能给出答案。没有得到答案,养殖户一般是去年养什么赚钱就养什么,正是这一贯的思维方式使得跟风养殖的现象得以蔓延。
&nbsp
  有炒股经验的人都知道,当利好出台时再入仓,那肯定亏得多,而跟风养殖与之类似但问题的关键是,利好何时才出尽?
&nbsp
  目前的现实情况是,养殖户信息较为蔽塞,获取市场信息的渠道有限,生产决策不可避免与市场有些脱节。生产与市场脱节,亏损就成必然,这是市场规律。谁来提供市场信息帮养殖户应对这市场规律?行业职能部门?协会?龙头企业?

  本文由《海洋与渔业》杂志社授权中国水产养殖网转载。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授权,擅自转载此文引起的法律纠纷,责任自负。